猩紅浸染大地,山嶺起伏間,所有砂礫,皆簌簌而動。

無數草木自地底迸發,在彷彿無窮無儘的帝流漿的灌溉下,爭先恐後的發生。

白晝光禿禿的山巒,此刻似生出了一層翠綠的茸毛。

生機盎然,澎湃如潮,蓬勃之意,撲麵而至。

飛禽走獸的動靜,亦呼之慾出。

山澗下,有深潭幽幽,左近寂靜如死,冇有任何生靈的動靜。

唯見白骨鋪陳累累,漆黑細弱的藤蔓,自骨殖縫隙中探出,隨夜風招搖間,開出簇簇鬼臉般的花朵。

此刻,瀑布與深潭皆是乾涸。

茸綠山嶺,水汽以極為遲緩的速度凝聚著,原本瀑布後的山壁上,洞窟幽深而乾燥。

周遭一切遲緩無比,宛如畫卷。

忽然間,一道虛空裂隙打開,玄衫負刀的人影大步走出。

其氣息暴虐、渾身散發出恐怖無比的威壓,正是裴淩!

此刻,他肩頭扛著一名墨色裙裳的女子,踏上洞窟的實地之後,虛空裂隙立時在其身後閉合,轉眼消失不見。

“希琸”雙目緊閉,長睫低垂,彷彿是羽扇般,在眼瞼拖出厚重的暗影,愈顯膚如凝脂,光潔如玉。

幾縷髮絲自鬢角披散而下,映照雪腮鮮唇,黑、白、紅三色,有一種觸目驚心的豔麗。

額上墨色犄角彷彿黑夜凝聚而成,於昏暗中折射幽冷光澤。

墨色裙裳輕柔飄蕩,似烏雲裁剪而成,又如同入夜山嵐的遊弋,窈窕身段,掩映其間。

她周身散發出濛濛金光,宛如驕陽破開重重陰雲般,自其體內若隱若現的透出,令墨色衣裙,似染金輝。

那金光似水流蕩,並無常形,隻縈繞其身側,揮之不去。

裴淩走到一旁,將“希琸”隨意放下。

剛纔那一戰,他與計霜兒聯手,贏的並不困難。

卻是“莫澧蘭”這具化身的實力,非常的出乎他的意料。

計霜兒在冇有任何仙術的情況下,從頭到尾,都占據著絕對的上風,牢牢壓製著眼前這名蛟龍女仙!

而裴淩做的,便是施展【冥天大夢】這門仙術!

是的,眼下這蛟龍女仙的意識,已經被困入【冥天大夢】之中。而且,他還用【金棺葬世】,封住了對方的修為。

短時間內,對方根本無法甦醒!

不過,“莫澧蘭”這具化身,卻在戰鬥之前,便已受了重傷。

是以拿下這蛟龍女仙之後,計霜兒便操控著他的化身,進入他的本體之中修養。

重新收回這具化身之後,裴淩的實力,明顯有了大幅增長。

但這具成仙的化身,卻還不足以讓他的本體,也跨過那道看似隻一線之差、實則猶如天塹的仙凡之隔。

眼下,他的氣息隻是接近“仙”,卻還不是“仙”!

“這感覺……好像收回化身之後,反而讓我整體的實力變弱了……”

“我現在最強的狀態,應該是白晝十日當空,沐浴驕陽之下,且分出化身之後。”

“兩條‘本源’大道,四條‘本源’法則……”

“化身雖已成仙,但我將‘本源’法則轉移到化身體內,‘本源’法則卻無法直接變成‘本源’大道。”

“隻有‘眠’跟‘岩’這兩條法則,現在是‘本源’大道……”

想到這裡,裴淩微微點頭。

兩條“本源”大道,其中“眠”這條法則,是被那位墮仙占據。

他本以為自己永遠都不會得到這條法則的“本源”,不想此次係統用化身成仙,招來墮仙意誌,卻反而讓這條普通法則,直接變成了“本源”大道!

但現在這情況,他這裡擁有“眠”的“本源”大道,那墮仙那邊的“本源”大道……對方就這麼直接送他了?

《最初進化》

還是說,“本源”大道,還存在著什麼他現在不知道的秘密?

思及此處,裴淩搖了搖頭,不管這條“本源”大道怎麼回事,隻要墮仙那邊冇有對他出手的意思,此時此刻,能多增強自己一分實力,總歸是件好事!

相比之下,“岩”這條“本源”大道,完全是從岩仙那邊得來。

那位岩仙口氣極大,自稱成仙之後,化作天道的一部分,從此與天地同壽,不死不滅,凡人無法弑仙……

結果也就那樣……

不僅被係統用【濁世萬象,承天盛宴】這門仙術吞吃得一乾二淨,且連同其“本源”大道,也一同落入了他的手中……

這麼想著,裴淩眉頭微皺,【濁世萬象,承天盛宴】這門仙術,需要吞吃仙人,明顯是大有問題!

而且,那種前所未有的饑餓感,在係統檢測中,不是他的身體出了問題,而是真正的饑餓!

需要吞吃仙人才能平複的饑餓……是【濁世萬象,承天盛宴】這門仙術的副作用?

他之前施展過兩次這門仙術,吞吃的,都是自己的血肉,實力是有強化,但從來冇有過任何飽腹的感覺。

隻有這次吃了那位岩仙……

不用想了!

這絕對是一門違逆天綱的仙術!

他上次都已經跟墮仙說過,這仙術不是他自己要用……冇想到墮仙意誌還是給了違逆天綱的仙術!

不過,異族的仙人,真是美味!

即便他現在已經恢複清醒,那種有生以來從未感受過的美妙滋味、那種無論肉身還是神魂都無比饜足的味覺,仍舊讓他戀戀不捨……

短暫失神之後,裴淩迅速收斂心神。

在眼下這等凶險無比的洪荒歲月之中,最重要的,便是保命。

且先不管【濁世萬象,承天盛宴】這門仙術違不違逆天綱,能夠提升實力,纔是最為重要!

雖然說觸犯天綱,過不了建木那一關……但隻要他足夠強大,還用看建木的臉色?

嗬嗬!

仙不與凡接,好像也是天綱天條。

這個時代那麼多異族仙人,不都視其如無物?

除此之外,係統這次還幫他修煉了【大日薄淵,照吾本真】這門仙術。

這也是一門違逆天綱的仙術!

此術能夠讓白晝瞬間化作黑夜,若是在虞淵附近施展,還能夠讓十日真火,焚滅虞淵之畔的敵人。

但在其他地方使用,最大的用出,便是將白晝的時間,轉移到黑夜!

這部分白晝缺失的時間,可以任由施術者調用。

眼下的時間緩慢,便是係統將全部的白晝時間,挪入到了當時墮仙出手的那個時間點!

簡單來說,便是墮仙的【芸芸眾生,苦海渡舟】,原本可以瞬間睜開那隻恐怖的青天之眼。

但係統將白晝缺失的將近六個時辰,全部挪移到了那一瞬之後,【芸芸眾生,苦海渡舟】便需要六個時辰,才能睜開!

這門仙術,非常好用!

但隻有白天才能使用,可白天卻是他的主場……

此外,除了他之外,尋木擁有落日的仙職,肯定也能調用這部分時間,卻不知道為何,這次尋木除了看了他一眼之外,便什麼都冇做……

是擔心違逆天綱?

還是什麼彆的原因?

“上次墮仙給的仙術,除了【籠中望月,一線仙凡】、【濁世萬象,承天盛宴】之外,還有幾門冇學……”

“現在這情況,我本體提升不了修為。”

“想要增加實力,仙術掌握的越多越好!”

“不過,現在還不能修煉。”

“一旦係統又開始胡亂贈送,可就直接完蛋!”

“得等化身的傷勢完全恢複,爾後再挑一個十日當空的正午……”

“最好,再用幾次【濁世萬象,承天盛宴】……”

“還有,尋木執掌日落,扶桑執掌日出。”

“若是我能夠得到扶桑的傳承,便可一直讓十日當空,永遠保持主場……”

心念電轉間,裴淩微微點頭。

他清楚的記得,除了建木之外,九宗開派祖師,也把扶桑給斬了!

洪荒三大神木之中,隻有尋木活到了後世,得以苟延殘喘。

而這……正是他的機會!

此次前去參加萬仙會,便當眾提議,將“斬建木”和“斬扶桑”的順序換一下。

先斬扶桑,再斬建木!

如此,他便有機會奪取扶桑的傳承,乃至於其仙職!

屆時再去攀登建木,不僅更有把握,而且真正成仙之後,他的實力,也會更強!

想到這裡,裴淩心念一動,立時取出一片翡翠般的樹葉。

這張樹葉翠綠剔透,赤金般的葉脈鑲嵌其中,折射萬千光華。

樹葉之上,以灼目光華,書寫著古老的雲篆。

最上麵,便是“萬仙會”三個大字。

這正是萬仙會的請帖!

請帖的內容,非常簡單,開篇直言邀請萬仙齊聚,共商大事。每一位接到請帖的仙友,可以攜帶最多四位隨從,前往赴會。

至於萬仙會的時間地點,請帖之上,卻是隻字不提。

隻不過,請帖的反麵,繪製著一扇氣息古樸、雲遮霧繞的巍峨門戶。

門戶之上,則是一隻樣式簡單的水漏。

此刻,漏壺之中,盛了五分滿的赤金之水,正緩緩滴落。

裴淩琢磨了片刻,很快便明白了過來。

赤金之水流淌殆儘,便是萬仙會開始的時間。

至於萬仙會所在的地點,卻是時辰一到,直接推開請帖上的大門,便可進入仙會所在!

當真是仙家手段,確實方便!

屆時,便將“世味”前輩,還有這蛟龍女仙一同帶上。

提議先斬扶桑之事,便讓“世味”前輩率先開口,如此就算是被拒絕,也還有緩和的餘地。

至於這蛟龍女仙……

先試試自己現在的手段,能不能將其收服。

不行的話,此次也正好在萬仙會上問問其他人族同盟,可有炮製龍族的秘法。

想到這裡,裴淩望了眼身側的蛟龍女仙,當即打出一個古樸、詭譎的法訣。

這是仙術,【冥天大夢】!

下一刻,他眼前景象倏忽而變!

幽暗昏惑轟然退去,熾烈火光,洶湧而至!

長天浩浩,十日當空,赤金光輝潑灑全體,滾滾熱浪,充塞乾坤。

遼闊原野上,黃沙萬裡。

八方各立一參天石柱,巍峨入雲,密密麻麻的岩石鎖鏈,自石柱上延伸而出,攢聚中央,牢牢鎖著一頭通體純黑、體態修長的蛟龍!

璀璨奪目的日光,猶如盈千累萬的光箭,不斷激射在純黑蛟龍的軀體上。

熾熱的氣息,彷彿火海滔滔,烤炙著龍族的道體。

踏、踏、踏……

輕微的腳步聲,不緊不慢的由遠及近。

皂靴碾過地麵砂礫的窸窣聲響,如同蟲豸的爬動。

一點點敲擊在蛟龍心頭。

純黑蛟龍閉目不語,似乎毫無察覺。

一直到裴淩在其頭顱不遠處站住,蛟龍方纔睜開雙眼,銀亮豎瞳之中,儘是淡漠。

裴淩負手而立,玄衫獵獵間,萬千日光傾瀉而下,映照他漆黑眼眸,燦爛輝煌,灼灼明亮。

他望著麵前巨大的蛟龍,淡淡開口:“我乃裴淩,你叫什麼名字?”

蛟龍冷冷看著他,冇有任何回答的意思。

裴淩同樣麵無表情的望著蛟龍,好一陣之後,他再次說道:“我現在,有一門手段。”

“可以讓你對我從此惟命是從。”

“還有一門手段,可以讓你成為我的爐鼎。”

“從今往後,前塵儘忘,道心淪喪,原本的家族、血親、大道……皆如過眼雲煙。”

“唯獨對我千依百順,俯首帖耳。”

“隻不過,爾等外族雖然不義,我卻素來行事光明磊落,不欺暗室。”

“縱然你屠戮無辜人族,眼下又落入我手,於情於理,都可隨意處置。”

“然而,我這等正人君子,襟懷坦白,不愧不怍,正常情況下,是絕對不會對任何生靈,使用這兩門招數的。”

“但,若是你實在不配合。”

“為了我人族未來,我卻也隻能犧牲本心,對你施展手段了。”

聽到這裡,蛟龍頓時大怒!

其周身墨鱗片片豎起,煙雲水汽,汩汩而生,縈繞龍軀,震盪間牽動萬千煙塵,翻湧飛騰。

屬於龍族特有的氣勢沖霄而起,轟然爆發!

但鎖住其的岩石鎖鏈,霎時間亮起無數符文,禁錮的力量,同樣迅速增強。

很快,蛟龍周身所有爆發全部煙消雲散,恢覆成被牢牢鎖住的模樣。

蛟龍冷哼一聲,卻是終於冷靜了下來,其語聲冰冷:“希琸!”

話音落下,她立時住口,不再有半個字的廢話。

裴淩微微點頭,實際上,他那兩門手段,都隻是元嬰期、化神期的手段,真若拿來對付仙人,還是有著“本源”的正仙,他冇有半點把握!

眼下用來威逼對方說出他想知道的事情,才最為合適……

反正,這蛟龍女仙,跟那龍女一樣,都是生而強大,並非從微末之中,一步步廝殺上去。

雖然相比那名龍女來說,這叫做“希琸”的蛟龍女仙,鬥法經驗要豐富得多,實力也更強大,不過,這勾心鬥角的能力,卻當真不怎麼樣……

非常好騙!

想到這裡,裴淩接著又問:“仙人,除卻殘仙、散仙、正仙之外,都有些什麼境界劃分?”

“希琸”又是一陣沉默。

但見裴淩麵色平靜的抬起手掌,指尖黯紫光華吞吐不定,周遭黃沙轟然掀起,呼號咆哮,似乎要施展什麼禁忌手段,略一遲疑,最終還是冷冰冰的說道:“殘仙,隻有‘混沌態’,冇有神智,難以溝通,故此,正常情況下,祂們不可能擔當仙職。”

“是為無職殘仙。”

“而散仙,雖然有著‘混沌態’與‘無垢態’,但畢竟底蘊淺薄,並非所有散仙,都能獲取仙職。”

“就算是有著仙職,因為昇仙之前,冇有‘本源’,前途有限,所以幾乎都隻能為仙吏,不可為官!”

“總的來說,散仙,分為無職散仙,以及散仙仙吏。”

“再上去,便是正仙!”

“正仙底蘊在散仙之上,前途也更遠大。”

“不過,‘本源’亦有強弱,亦有多寡。”

“故此正仙,也往往從仙吏做起。”

“雖然都是仙吏,但吏分上下,正仙擔任的仙吏,都屬於‘上吏’;散仙則是‘下吏’。”

“職權以及地位的緊要程度,卻不可同日而語。”

“在正仙之上,便是掌道仙人!”

“這等存在,皆為仙官。”

“所以,也稱作為掌道仙官。”

“掌道仙官之上,乃是金仙!”

“其上為仙王,統領界天,稱孤道寡,主持一方天地。”

“仙王之上,則是仙尊!”

“尊者的實力,不是我這等修為可以想象與揣測的。”

“每一位仙尊麾下,都有著數位仙王,奔走效命……”

聞言,裴淩立時將這些全部記下,爾後又問:“那你是哪個層次的仙人?”

由於已經回答了裴淩兩個問題,“希琸”這次不再遲疑,很快回道:“我剛剛成為‘掌道仙官’。”

掌道仙官……

裴淩微微點頭,“希琸”這等實力,是掌道仙官,那麼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仙人,不算殘仙跟散仙,那名有著黃金豎瞳的龍女,還有那位鮫人古仙,應該都是正仙仙吏這個層次。

而那位被他吞吃的岩仙,也是正仙仙吏。

白晝遇見的金烏,實力要比“希琸”更強,可能是金仙,也可能是掌道仙官……畢竟,他冇有真正跟金烏交手。

而且這“希琸”剛剛成為掌道仙官,這個層次的具體實力,卻是不好判斷。

至於那位龍後,至少是金仙!

甚至,可能是一位仙王!

倒是洪荒的尋木,實力不好判斷……

還有那位墮仙……他冇有看到墮仙真正出手,隻憑其降臨的氣息,恐怕實力更在龍後之上!

可能是位仙尊,也有可能不是……

想到這裡,裴淩繼續問道:“我現在的底蘊,若是成仙,便是正仙仙吏?”

“希琸”聞言,微微冷笑,卻是立時說道:“不!”

“是無職正仙!”

無職正仙?

裴淩微微一怔,對方剛纔說的這些境界,可冇有這個“無職正仙”!

眼見裴淩又要再次提問,“希琸”不耐煩的說道:“想要成為仙吏,必須擁有仙職!”

“譬如扶桑掌管日出,尋木掌管日落。”

“這些就是仙職!”

“吾龍族行雲布雨,調理旱澇,也是仙職。”

“還有仙吏巡查天地,緝拿違逆天綱者,同樣是仙職。”

“仙職,有好有差。”

“有的仙職輕鬆愜意,卻權力極大;有的仙職辛辛苦苦,甚至九死一生,卻所獲極少。”

“成仙容易,但仙職,卻極為難得!”

“若是冇有仙職,成仙之後,縱然是驚才絕豔的頂尖天才,也再難更進一步!”

“你的實力還不錯,但可惜,你是人族!”

聽到這裡,裴淩眉頭一皺,立時問道:“你的意思是,成仙之後,便不再是靠著修煉提升境界。”

“而是靠仙職?”

“希琸”平靜的點了點頭,密密麻麻的岩石鎖鏈,立時發出一陣浩蕩之音,她淡淡說道:“仙,便是天道的一部分。”

“成仙之後,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

“不死不滅,不朽不壞。”

“便是汲取再多的靈氣,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隻有不斷壯大自己執掌的那份仙職,才能讓實力得到質的提升!”

“上界的仙多如恒河沙數,譬如吾族,已經算是非常強大的種族了,然而族中血脈疏遠的成員,也無法保證,個個都能拿到上好的仙職。”

“爾等人族,孱弱又卑微,縱然成仙,又有什麼資格,與眾多強大生靈爭奪仙職?”

“所以,人族縱然成仙,也最多隻能做無職正仙!”

“絕無更進一步的可能!”

裴淩聽著,微微點頭。

也不知道這蛟龍說的是真是假……

想了想,他當即又問:“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

“凡俗生靈在修士的時候,掌握一條‘本源’法則,成仙之後,‘本源’法則,便會化作‘本源’大道。”

“接下來,隻要修煉對應法則的生靈越多,其‘本源’大道的執掌者,便會越強……”

“若是成仙之後,隻有通過仙職才能提升境界,那這等通過‘本源’大道變強的手段,又是什麼?”

“希琸”神色冇有任何變化,語聲非常平淡的說道:“‘本源’大道,達到一定程度,便能自發衍化成仙職。”

“這種方式,從本質上來說,仍舊是通過仙職,來提升境界。”

“若是在以前,此舉確實是一條路。”

“但現在,已經不行了。”

“現在,不僅僅爾等人族,再怎麼天驕,昇仙之後,都得不到仙職。就連已經擁有仙職的仙吏,想要成為仙官,也必須要有舊的仙官隕落,纔有上位的可能!”

“仙官晉升,金仙封王……同樣如此。”

“這件事情,跟你們人族有關,以你的實力,在人族之中,定然地位尊崇,不可能不知道。”

“我便不再贅言。”

聞言,裴淩越聽越迷糊。

若非對方跟他說了這麼多仙職的知識,他連仙職的等級都分不清!

能知道什麼?

不過,聽這“希琸”的意思,明顯人族中的高層,知道些什麼……

這件事情,也可以去萬仙會上問問。

現在最重要的,卻還是跟仙人境界有關的問題……

畢竟,他的化身,已經是仙人!

而且他有仙職!

那位岩仙的仙職,現在不就是他的?

何況,他還有墮仙的“本源”……

於是,裴淩頓時問道:“那要如何才能壯大自己的仙職?”

仙吏晉昇仙官,需要有舊的仙官隕落,這倒是簡單……

洪荒之戰中,人族崛起,都不需要他親自動手,甚至不需要他推波助瀾。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族定然會開始大肆斬殺異族仙官!

到時候這仙官之位多的是,根本不用操什麼心。

倒是這壯大仙職的方法……讓更多的生靈去修煉仙職對應的法則,應該也是其中之一。

但聽“希琸”剛纔話中的意思,明顯還有更多的手段……

這個時候,“希琸”沉默片刻,忽然冷聲說道:“你若是問其他問題,可以。”

“但我乃龍族血脈,絕不會資敵!”

“所有跟提升境界有關的問題,我都不會回答!”

裴淩眉頭一皺,當即也不慣著對方,直接便道:“既然你這麼不懂事,那麼……”

話還冇說完,他直接解下自己的外裳,開始寬衣解帶。

眼見裴淩動作無比迅速,手法嫻熟至極,轉眼之際,便將上半身的袍衫,全部脫去,袒露出堅實的胸膛,似乎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希琸”一怔,反應過來後,趕緊說道:“等等!”

“我最多,再回答你一個問題!”

“這是我最後的讓步!!!”

裴淩動作戛然而止,爾後微微點頭,神色從容的披上外裳,就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平靜道:“好,這就是最後一個問題。”

“希琸”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乾涉相近的仙職。”

“或者,吞併相近的仙職!”

裴淩立時問道:“如何乾涉?如何吞併?”

“希琸”銀亮的豎瞳望著他:“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聞言,裴淩略一猶豫,卻冇有繼續追問。

現在便是“希琸”將壯大仙職的全部方法告訴他,他也不會輕易去嘗試。

畢竟,他現在根本不知道對方說的是真是假。

還得等萬仙會……

想到這裡,裴淩冇再多說什麼,袍袖一拂,身影立時從夢境之中消失不見。

【冥天大夢】之中,“希琸”望著他消失的位置,龍軀驀然寸寸收縮,卻是開始激烈的掙紮,竭力朝裴淩消失的位置遁去。

嘩啦啦、嘩啦啦……

猶如大水澎湃的聲音在這方天地之間滾滾響起,八方石柱,皆冒出浩大光輝,與蒼穹之上的十日彼此響應,一枚枚古樸滄桑的雲篆迅速亮起,沛然巨力,朝“希琸”整個壓下。

彷彿一座座巨大無比的山嶽,層層堆疊,很快,“希琸”整個被壓得趴在黃沙之中,連龍趾都無法動彈。

銀亮豎瞳之中,滿是冷意。

“希琸”安靜下來,目光仍舊望著裴淩消失的位置,仙力被封印,差了一點……

※※※

洪荒。

現世。

洞窟之中,“希琸”靠在壁上,雙目緊閉,仍舊人事不省。

空間冇有任何征兆,玄衫人影,驀然出現,正是裴淩。

就在此刻,他耳畔驀然傳來一陣非常熟悉的呼喚:“裴淩!”

“裴淩!”

“裴淩……”

裴淩立時轉頭望去,他的目光霎時間穿透重重阻隔,很快看到,在非常遙遠的地方,一座深藏地底的地窟,鮫人火炬照出泰半空間,“世味”跟“非榮”皆趺坐於地,他們身側,血煞氣息厚重,彷彿死過成千上萬的生靈。

數十名凡人,懸浮在地窟一個角落裡,皆雙目緊閉,呼吸勻淨,正在昏睡之中。

而“世味”正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一遍遍呼喚著他的真名。

裴淩眉頭微微皺起,他當時交給“世味”的凡人,足有萬名。

怎麼現在隻剩了這麼點?

心念電轉間,他搖了搖頭,卻是冇有迴應“世味”。

眼下時間如此遲緩,“世味”就算聽到他的聲音,也要很長時間才能回答,卻不如先把“希琸”藏好,爾後直接去找“世味”……

想到這裡,裴淩心念一動,洞窟之中,立時出現了一道道墨裙身影,這些身影,皆與“希琸”一模一樣,正是“希琸”的複刻體!

裴淩望了眼這些複刻體,所有複刻體,立時整齊劃一的躺到地上,閉上雙目,直接睡去。

緊接著,他走到“希琸”真身之畔,伸手將對方從地上抱起。

散落“希琸”麵頰上的髮絲,立時滑落,露出毫無瑕疵的精緻嬌容,長睫如扇,垂落間如同逶迤的花蕊,靜謐美好,宛如夢境。

入手軀殼微涼,似月夜下浸染了夜露的玉石,又如同晨曦中沾了點點沆瀣的花枝。

裴淩冇有遲疑,抱著“希琸”一步踏出,瞬間進入了其中一具“希琸”複刻體的夢境。

這個夢境,亦在這座洞窟之中。

周遭一切都與現世一般無二。

隻不過,外間瀑布,已然重新蓄水完成,正轟隆流淌。

巨大的水流沖刷著潭底的眾多白骨,森寒氣息彌散。

裴淩將“希琸”放在洞窟的角落裡,心念一動,石壁之上,立時伸出密密麻麻的岩石鎖鏈,朝其激射而去!

哢哢哢哢哢……一連串的岩石相擊聲中,“希琸”瞬間被層層鎖住。

與此同時,夢境中的所有秩序,全部逆反!

瀑布刹那倒流,累累白骨,順著水流從潭底朝洞窟上方倒湧而去,銀亮水色中,森白間或閃過,髑髏黑黝黝的眼眶,直勾勾的望向洞窟之中。

緊接著,遺忘與沉眠的氣息,亦是悄然充斥……

做完這一切,裴淩退出夢境。

爾後,他用同樣的操作,將藏有“希琸”真身的“希琸”複刻體,放進下一具“希琸”複刻體的夢境之中,進行封印……

接下來,便是重複的操作……

最後,這座洞窟之中,隻剩下一名希琸的複刻體。

裴淩袍袖一拂,將其收起。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放下心來。

“希琸”現在被他藏在夢境裡的夢境裡的夢境……層層夢境疊加,每一層夢境,又有“忘”、“眠”、“逆”、“岩”四條法則封印。

短時間內,他不用擔心對方的脫身問題。

更重要的是,那位龍後的實力,極為恐怖。

其下屬兼血親晚輩失蹤,定然會全力搜尋!

凡俗修士,亦有血緣追溯之法,這等仙人存在,手段隻會更多。

裴淩現在將其藏匿於層層幻夢之中,亦是為了避開龍族的探查。

做完這一切,他不再遲疑,一步踏出,已然離開洞窟,朝著“世味”、“非榮”所在的地窟,迅速遁去……

------題外話------

看完記得投票!

點擊下載最好用的追書app,好多讀者用這個來朗讀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