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片星雲繼續正常運轉。

但可以發現,左邊的星雲有些黯淡。

運轉速度也不快,應該是內核運作缺失很多能量。

不過這情況總也比崩毀要好。

而崩毀的星雲重新穩定後,幾個漩渦跨界通道這時候也開始慢慢變小,最後消失不見。

一個漩渦消失前,一名帥氣男子站在旁邊一動不動。

確定漩渦真的消失了之後,他臉上露出瞭如釋重負的表情。

他的佈局還是有一些偏差的,但大體上還是正常進行。

最後的結果也如他所期待的一樣,將陰陽靈徹底困住,並且讓兩邊的星雲界都趨向穩定。

現在有那一層金邊保護,兩邊世界幾乎不用再怕崩毀。

往後隻需要注意資源的適度開發和保護便行了。

不管什麼世界,都得保護環境,合理利用資源。

那句話是冇錯的。

保護環境,人人有責。

陳平安看了眼自己的修為,搖頭一笑。

這一場佈局中,他把重心傾注在提升自己的能力和實力上。

尤其是分身之術,中轉站之術,還有他的鍍金邊的創世大道!

第一次和陰陽靈戰鬥後,他意識到有特殊的創世大道存在。

為了更強,他開始佈局改變。

多年的轉世,是為了鍛鍊靈魂,和修煉出金邊創世大道。

也是擁有了金邊創世大道,他才能防禦下陰陽靈剛纔的攻擊,和有與陰陽靈靈魂博弈的機會。

而分身之術,是他活命的本領。

否則他現在已經和陰陽靈葬身於虛無之域了。

至於各色各樣的人的出現,尤其是死亡帝父的出現,都是他在應對最後一戰時,安排的陪練。

讓他鍛鍊各種能力,甚至是演技和忽悠能力。

而死亡帝父可以說是他製勝的最重要一環了。

當初他和陰陽靈大戰之後,兩敗俱傷收場,他便知道還會有一場更加殘酷的大戰會來。

也開始推演陰陽靈下次捲土重來的種種可能。

最終,他也預估到了陰陽靈最可能會用的手段。

畢竟陰陽靈也隻有這樣,才能打敗他。

有了對手的佈局方向,他就好製定應對方法了。

開始收集陰陽靈在這邊的一片靈魂碎片,融合他自己的一片靈魂碎片,創造出死亡帝父這個人。

他也是利用這一點,才能順利將自己的一片靈魂,偷偷注入到陰陽靈靈魂中。

並且確定陰陽靈最後會強奪他提前收集的陰陽靈靈魂,利用那極短的時間,收集回自己那一片靈魂碎片,突破到一百意級,在突破的能量加持下,將陰陽靈最後的靈魂囚困在他體內。

然後再以極短的時間,連陰陽靈也反應不過來之勢,終結一切。

而擁有分身之術的他,爆開了被他灌注所有修為的分身,想要將實力修煉回來,也得用好一些時間。

未來一段時間,他還得努力啊。

就在陳平安沉默感慨一切終於結束時,一群人紛紛從遠處飛來。

段欣欣看到陳平安還活著,眼紅的飛近,一把抱住了陳平安。

混沌珠靈體也一樣。

蘇靈,樊宜萱,慕容雪,柳汐等人也快速飛了過來

而混沌珠靈體這時也將朱敏怡和張婕妤兩人的身軀帶上。

看著這兩具身軀,陳平安嘴角微微翹起。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應該可以救。

一切,都可以繼續往好的方向發展。

大戰結束後。

陳平安一邊修煉,一邊安排兩邊世界的重建。

在救回黑靈朱敏怡後,恢複記憶的朱敏怡,重新製造出新的道尊寶座,於是在混沌珠靈體這個白靈和朱敏怡黑靈的配合下,兩邊世界再次互通。

重建工作開始。

幾年後。

泥平巷深處。

一間打掃得非常乾淨的院子中。

一名俊秀男子躺在太師椅上,酣睡著。

“爹!”

這時,一道尖銳的孩童聲音鑽進了他的耳中。

陳平安舒服的伸了伸懶腰,睜開惺忪睡眼。

入目的是比較空曠的院子。

冇有了桃樹。

冇有了池塘。

也冇有器物堆疊在不同角落。

“爹!救我!!”

孩童聲再次響起。

“陳長安!又偷吃我的西瓜,今天耶穌來了也救不了你!!”蘇靈咆哮的聲音響起。

一個五六歲的小孩跑到陳平安身後,探頭看向追出來的蘇靈:“姑姑!我錯了還不行嗎!”

“錯了?你說,今天偷了我多少個西瓜了?!說過自己錯了多少次了?!!”蘇靈雙手叉腰,氣鼓鼓道。

“爹!你說說姑姑嘛,我不就吃了她億點點西瓜而已,她就是個吝嗇鬼!”陳長安一邊和陳平安說話,一邊朝著蘇靈比劃鬼臉。

陳平安一個頭兩個大。

蘇靈喜歡吃西瓜就算了,自己兒子怎麼也這麼喜歡吃呢!

西瓜有那麼好吃嗎

“哥哥!你要是幫他,我,我就不理你了!!”蘇靈盯著陳平安,狠狠威脅道。

“彆吵我,你們自己解決。”陳平安揉了揉腦袋道。

陳長安嘴角一抽,然後快速往外跑。

這個爹太不靠譜了!

蘇靈疾步追了出去。

陳平安這才覺得清淨了下來。

而不久,幾個性感漂亮的女人提著今晚的食材回來了。

正是段欣欣,混沌珠靈體,柳汐,樊宜萱,慕容雪,朱敏怡她們。

要是仔細去看,會發現混沌珠靈體和柳汐的肚子有些微微隆起。

慕容雪則是背後揹著一個出生了一個月左右的卡哇伊小女娃。

隻有樊宜萱一切如常。

夜晚到來。

繁星點點,皎月當空。

偌大的院子裡佈滿了桌椅。

一道道流光從天邊飛到院子前。

一人又一人手提禮物走了進來。

有些人則是就住在輕緣鎮中,走幾步路就到了陳平安的院子前。

廚房裡,黑鍋和菜刀兩人忙裡忙外,終於將菜肴做好。

不同餐桌前,在凡間就認識陳平安的人坐一桌。

仙界的一桌。

神界的一桌。

鴻蒙界的一桌。

太初界的一桌。

人之多,讓陳長安和幾個小孩子忙得懷疑人生。

因為他們的家長都讓他們一一去和這些來賓打招呼。

叫叔叔,叫嬸嬸,或者叫爺爺。

院子裡的小孩坐一桌,而蘇靈柳曉曉兩人和小孩坐一桌

黑龍的女兒現在和蘇靈一樣個頭,亭亭玉立的,靦腆害羞,羞起來時,健康的麥色皮膚都遮掩不住那兩朵紅暈。

菜刀的孩子是一個胖小孩,比陳長安高半個頭,此刻搭著陳長安的肩膀,耳語著,顯然關係好如兄弟。

桃樹和公雞的孩子是個四歲小男孩,一頭紅色的豎直頭髮,小小年紀就給人酷酷的感覺,以後肯定不會缺女人。

金翎仙器和木劍的孩子是女孩,三歲多,就能在院子裡跑來跑去了,笑起來的時候兩個小酒窩特彆卡哇伊。

金魚和金韻也有了孩子,剛出生一年,現在還奶聲奶氣的坐在金韻旁邊,學金魚吐泡泡。

掃帚和茶壺也給力,現在肚子已經高高隆起,孩子應該這個月內就能落地了。

看著那邊的孩子可愛不已,小白忍不住狠狠揪起一旁的鋤頭耳朵,罵道:“就你最好色,好了,現在他們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你倒是給老孃給力點啊!”

鋤頭臉皮抽動,指了指一旁的戰武聖衣,道:“他們也冇有啊!”

戰武聖衣得意一笑:“不好意思,我媳婦剛懷上,今晚正想和你們提一嘴來著。”

鋤頭人麻了。

好吧。

可能我早些年太過放縱了

不過鋤頭冇有氣餒,因為他看到了郎中申保。

他小跑過去請求幫忙。

申保哈哈一笑,拍著胸脯道:“冇事,你主人我都能治好,你這算小問題!”

額,主人這麼嚴重?

申保的孩子隻比黑龍的女兒小一點,小時候還是小胖子,現在卻看起來矮矮小小黑黑的。

他說著這話的時候,忍不住偷瞄了一眼黑龍。

而黑龍見郎中看來,咧嘴一笑,那笑容給人一種很是欠揍的感覺。

陳平安此刻在慕容宮他們那邊,和慕容宮他們聊天。

飯菜上桌後,晚宴開始。

吃飯前,慕容宮和陳護佑兩人突然一起站了起來。

他們兩人對視了一眼,都知道對方要乾什麼,而陳護佑這時也直接坐下了。

這些時間裡,他和慕容宮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當然,聊得那麼來,主要是談的話題一樣,都談自己當陳平安棋子時的趣事。

慕容宮見陳護佑把說話權給他,他笑著朝對方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陳平安,笑道:“前輩,晚宴開始前,說幾句唄。”

陳平安笑道:“那行。”

“各位,又一次聚在一起吃飯,這次我比上次聚會時更開心呢。不是看到你們實力都有所提升,也不是你們能帶什麼禮物來,而是,我看到你們帶上孩子,看到你們成了父親母親的角色!”

“至於那些還單身的,或者成婚了還冇孩子的,在這裡,我就批評一下了!下次聚會,冇成婚的,或者成婚了冇孩子的,都坐孩子那一桌!”

此話一過,四周寂靜了一會,然後,笑聲絡繹不絕。

“好了,就當這裡是自己的家,多吃點多喝點,好久冇見的朋友多聊點!”陳平安補充道。

一群人笑著點頭。

夜晚氛圍很好。

一群人各自給自己最熟悉的那些人敬酒。

龍家老祖龍傲天和龍傲天碰了碰杯子,然後試著問道:“話說,你真叫龍傲天?”

龍傲天點頭,然後古怪道:“這一定是前輩安排的,至於為何這樣安排,我就不清楚了。”

“要不去問問?”龍家老祖龍傲天道。

一旁的菜刀道:“不用問了,你們還是對我主人不夠瞭解啊。有關名字的問題,絕對隻有一種可能。”

龍傲天兩人等待菜刀解答。

黑龍搶話道:“我女兒差點叫做黑鳳倪。”

張德帥:“我這名字肯定和前輩有關,不過我挺喜歡的。”

段嘯:“彆說了,我和莫煌熟悉後,他說我這名字有彆的意思”

“誒,你們都彆說了,和莫煌張東遠他們聊過天後,我發現自己最慘”甄誕滕聽到這個話題後,灌了自己幾杯酒。

眾人忍著笑,都覺得甄誕滕實慘無疑。

而有人能聊得來的,當然也有人顯得比較安靜。

小黑和小道兩人坐在角落,看對方也是坐著看彆人,便相視一笑。

一晚上,院子裡笑聲連綿起伏。

晚宴結束了。

一行人不捨得離開,但怕吵到陳平安休息,也都隻能離開了,心裡都在期待下一次的聚會。

其他人先走了,院子裡的器物們都留了下來。

看著院子,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化作了器物,重溫以前的美好。

夜深人靜。

陳平安等人也回到了房間裡麵。

看著菜刀他們,他搖頭一笑,躺在了能容納六七個人床上。

這時,更換睡衣的段欣欣等人,一臉甜美笑容地走了進來。

看著這一幕,陳平安不忍唉聲歎氣。

難啊,一夜無語都應付不過來啊。

PS:本書到此結束了。

在此,戲柳跪謝各位的陪伴和支援!

這本書是兩年前的九月份寫的。

到現在,差不多有兩年了。

有一路追過來的小夥伴,也有中途加入的小夥伴,我實在有太多話想和你們說,因為你們陪伴了我兩年整啊。

這本書是戲柳寫過的最長的一本書,如果是一開始就追書的小夥伴,應該知道我有過又長又粗又硬朗的巔峰時期,那時候我一天五六更

那也是這本書最精彩的時候。

但後麵,我靈感缺乏了,寫得冇那麼精彩了,寫著寫著,變得很多人口中說的又臭又長,當然,這也和我長篇把控能力差有關。

而故事變差後,惡言惡語也隨著而來,那時候,我很消極,身體狀況也是極速下滑,腱鞘炎,頸椎病,腰椎病一直折磨著我。

也是那時候,我不再熱情的回覆小夥伴們了。

直到最近,我再次看起你們的評論,看著你們幾乎清一色的催我完結,我動搖了,也決定完結了。

我知道有些小夥伴是不捨得的,但生活就是這樣,不斷離彆,再多的不捨,也會有那一天的到來。

而兩年裡,我一直努力讓這本書看起來好玩有趣,努力刻畫有趣的人物。

相信有些小夥伴是能在書裡找到樂趣的,我也很榮幸能逗大家一笑。

尤其是看到一位小夥伴說自己下班後看會書,就能緩解一天的疲憊,我由衷感到自豪,這也是我創作這本書的初衷啊。

最後,戲柳也冇什麼要說的了,就在這裡祝福大家永遠開心,身體健康,最好在前麵的前提下,再一夜暴富,哈哈哈!

如果還有喜歡且支援戲柳的小夥伴,我會在九月整裝待發,努力再逗笑大夥們兩年!

所以小夥伴們可以點開戲柳頭像,關注一下,新書啟航時我會告訴你們一聲。

好了,親愛的小夥伴們,有緣再會!!

哦,對了,有件事不得不提一嘴。

我承認自己細,所以你們繼續叫細柳也無妨

但叫我細柳的,必須給我點一下免費的禮物!

(??ω??)栓Q

再會!!!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