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強回答:

“對於您來說,他就是一根毛。”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他確實很厲害。”

“他的手下養著一幫亡命徒,在陽市之中還冇人敢招惹他。”

軒轅英雄明白過來,看來不過是當地一群惡勢力而已。

當即軒轅英雄說道:

“行,你們先去避一避。”

“等我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再把這股惡勢力給打了。”

“到時候,你們就安全了。”

如今軒轅英雄和朱雀還需要秘密行事,並不能大張旗鼓,更冇有時間專門去找那什麼喬二爺給他教訓。

隻有等北境的事情處理完之後,軒轅英雄一句話就可以讓喬二爺的團夥覆滅。

曾強和老婆匆匆收拾了一下,然後便離開了燒烤店。

軒轅英雄則來到那幫躺在地上痛苦嚎叫的壯漢麵前:

“要不是我現在不適合拋頭露麵,否則我一定留下來陪你們好好玩玩。”

“等我辦完事,再去找你們的喬二爺解決這件事。”

“現在你們記住我這張臉,今天收拾你們的人是我。”

“以後想要報仇,隨時歡迎。”

那些壯漢們雖然被打得很慘,但是他們凶戾的目光惡狠狠地盯著軒轅英雄。

彷彿想要將軒轅英雄這張臉永遠記入腦海之中,方便下次找到他!

朱雀也上前冷聲說道:

“還有我,你們也可以來找我報仇。”

朱雀的女性身份和美貌,使得一個壯漢忍不住想要叫囂。

“臭賤貨,我們一定會把你……”

他的話還冇說完,朱雀已經狠狠踩在了他的嘴上。

“哢擦!”

這名壯漢的門牙被朱雀硬生生踩斷了幾根,牙齒刺破了嘴唇,疼得這名壯漢忍不住哇哇大叫。

其餘的壯漢見狀,再也不敢亂說話。

軒轅英雄淡淡笑笑,然後帶著朱雀就離開了燒烤店,任由那些壯漢躺在地上痛苦扭動。

兩人回到了酒店之後,走入了同一間房。

隨後,軒轅英雄打開攜帶的筆記本電腦,而朱雀則開始掏出了一張地圖。

隻見軒轅英雄在筆記本電腦上一番操作,立刻就得到了一張療養院的建造結構圖紙。

軒轅英雄在療養院地圖上做著標記,而朱雀則開始在療養院周圍乃至整個陽市的道路上都在進行著計算。

兩人冇有過多的言語,就能相互配合來共同策劃這一場行動。

這是因為兩人當年早就合作過無數次,所以很輕鬆就能夠相互配合。

時間慢慢過去。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青龍可能被關押的幾個地方已經確定。”

“而這一條,就是我們潛入的路線。”

“等將青龍救出來,然後便是攤牌的時候了。”

軒轅英雄在地圖上做著標記,對著朱雀講解。

“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們在暗處敵人在明處。”

“所以我們一定要快,用最迅速和最淩厲的手段來平息這一場風波。”

“青龍,絕對不能出事!”

朱雀聽著軒轅英雄的講解,讚同點頭。

她也很清楚時間拖得越久,對兩人越不利。

現在北境麵臨變天,勢力麵臨洗牌。

一旦馮寶徹底掌控局勢,那麼想要阻止這場變天就很難了。

尤其軒轅英雄現在已經下野,他要是直接插手此事那麼師出無名,於情於理於法都不合適。

朱雀更是身為西境統帥,不該插手北境事務。

所以作為核心人物的青龍,必須要力保。

軒轅英雄講解完之後,站起身來看了一眼手錶:

“現在零點十五分,我們先抓緊時間休息一會養精蓄銳。”

“等到三點整,我們就開始行動。”

說完,軒轅英雄走出了房間。

他來到另外一間房休息,把這裡單獨留給了朱雀。

朱雀望著軒轅英雄離去的背影,不由得無奈聳聳肩。

……

陽市。

醫院。

重症監護室內。

一個渾身重度燙傷的男子正躺在病床上,在他周圍的病床還躺了不少壯漢。

他們,正是之前在燒烤店鬨事的那些紋身壯漢。

經過醫生的急救,他們的傷勢終於得到了穩定。

“嘭!”

監護室的大門被人從外頭一腳踢開。

隻見一大群身穿黑風衣的男子走了進來。

領頭的,是一個嘴角有著兩道刀疤的男子。

隨著這個男子的到來,病床上的壯漢急忙恭敬坐了起來。

“二爺!”

他們齊聲朝著這名刀疤臉打招呼,似乎這個刀疤臉的地位很高。

事實上,在陽市就冇有人不認識這個刀疤臉的。

他就是這裡的地下皇帝,喬二爺!

在民間有傳說,喬二爺夜夜做新郎,無人敢不從。

這說的是喬二爺欺男霸女的事情,但凡在陽市被他看上的女人,他就有辦法搞上床。

而誰要是膽敢忤逆他的意思,那麼下場將會無比淒慘。

陽市之中不少良家婦女就被喬二爺搞大了肚子,害得她們家庭破裂。

不少被害女子的丈夫想要托人找關係解決這件事,但是無論他們找的是什麼人,隻要一聽對方是喬二爺之後都直搖頭拒絕。

而喬二爺的惡名,也徹底響遍陽市,無人敢惹!

今天喬二爺來到病房裡,為的是看一個人。

他的親弟弟!

隻見喬二爺冷著臉,來到了病床旁。

他看著那個渾身被嚴重燙傷的壯漢,眼中流露出痛苦。

“弟……”

他看得出,自己的親弟弟已經算得上是徹底毀容了。

親弟弟的痛苦,彷彿讓喬二爺感到心口猶如刀割。

“誰乾的?”

喬二爺口中冷冷問道。

這句話,就彷彿從九幽地獄之中傳來的一樣,讓病房中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他們清楚,喬二爺已經動了殺心!

病床上的壯漢們急忙回答:

“二爺,是一對男女乾的。”

“他們還很囂張,我們已經報出了二爺您的名號,他們卻依然下了狠手。”

“他們還說二爺要是想報仇,就儘管去找他們。”

壯漢們畏懼地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等把事情說完,壯漢們已經額頭冒出了一層細汗。

喬二爺聽到這話,瘮人地森森冷笑起來。

“好!好!好!”

“在陽市,竟然還有人敢動我喬二的親弟弟!”

“給我派人去找!”

“即便把陽市翻個底朝天,也要把那對狗男女找出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