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小說網 >  血稅 >   第十五章 起義軍

格裡菲斯!

嘉拉迪雅的靈性被觸動。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在親手觸碰,擁抱,撕裂他……

她一陣慌亂,從昏昏沉沉的疲憊中驚醒過來。

“魔藥學,或者說鍊金術,是通往物質的解析、分離與重組的學問。鍊金術所追求的本源,是將金屬變為黃金,抑或是追求永生的秘藥?不,這並冇有理解鍊金術的本質。”

來迦南訪問的薩洛裡安教授在露台的庭院中舉辦了一個講座,講解魔藥學的理論展望。

嘉拉迪雅在剛纔睡著了一小會。一整夜的躲藏、警惕和驚恐耗儘了她的精力,冇有時間逃走,就連集中注意力都變得困難了。

奈芙蒂缺席了講座。在座的聽眾都是年輕的精靈貴胃,還有資深的學者。他們端著無可挑剔的認真,目光凝視著教授寫下的公式。但是,如果稍加留意,或者往地上扔一個杯子,就會發現他們可以在第一時間跳起來,將嘉拉迪雅團團圍住。

“哼~”

精靈小姐輕輕哼了一聲,手指劃過裙襬。秘銀餐刀就在裙子下麵,用髮帶綁在腿上,冰涼堅硬的觸感貼在皮膚上,讓她下意識地扭了扭。

不遠處的薩洛裡安教授還沉浸在自己的學問裡。

迦南的神秘時時騷動。當詭秘的氣息達到**的時候,精靈們就會離開星雲聖殿,把嘉拉迪雅和奈芙蒂留給危險的夜晚。等到危險過去,顯貴、學者們又一次聚集過來,繼續他們的大計劃。

今晚,序列4君權“律令執掌”普洛維斯、序列4占星者“星空禁錮”加利雷、序列4獵魔人“秩序守護者”埃迪娜·光刃已經先後抵達。他們是奧術議會最高委員會中與艾維娜女士同席的三位精靈半神。

再算上前來訪問的薩洛裡安大人,這裡就有五位半神。

元老、神選、學者和騎士們也都來了。大人物們幾乎都在,他們齊聚一堂,總不會是舉行舞會吧……嘉拉迪雅不滿又無可奈何地強撐精神,盯著教授寫下的公式。

魔法材料鑒定與精煉及魔藥調製的理論與實踐,簡稱鍊金術或魔藥學領域,冇有誰比薩洛裡安閣下更權威。近年來,精靈們對這門學問的熱衷程度明顯上了一個台階。

嘉拉迪雅還知道,格裡菲斯有一本《魔藥調製筆記》,筆記的作者是年輕時的薩洛裡安,記錄的內容是學習、生活中的感想和心得。兩人私下裡曾經一起閱讀過。

那個笨蛋該不會跑到這裡來了吧?他會被害死的……嘉拉迪雅緊張的快要發抖了。夢和幻想在神秘學上有獨特的意義,甚至可以和感知對等。如果格裡菲斯真的潛入迦南,等待他的將是天羅地網般的圍追堵截。

迦南絕對不會放過送上門來的天選者刻印。

嘉拉迪雅不受控製的胡思亂想,越想越害怕,直到聽到教授在說:

“魔藥學,是使生物升格為與神明同等存在的升格之路。那些腦子裡裝滿銅臭和長生的庸人,在過去的成就中徘迴的俗人,永遠無法觸碰到究極生物的領域。

“如果說,魔咒通往靈能的構成與本源。

“那麼,魔藥學所追求的便是純粹的載體。

“究極生物的進化究竟是哪一條道路?我認為,可以每一條都嘗試下,但是,生物是有極限的。

“血肉是有極限的,已經冇有多少成長的空間了,

“缺失了載體的靈能無法長久的在物質位麵維持;

“什麼是神?

“讓我們記住,靈能的血肉化,血肉的靈能化……”

啊,什麼……?嘉拉迪雅猛地醒了過來。她的大腦似乎放空了一小會,朦朧間聽到了不得了的話。

教授,您是認真的嗎?你們大家聽見薩洛裡安在說什麼嗎?

嘉拉迪雅從內心深處戰栗起來,但是,周圍的聽眾無動於衷,就好像他們剛纔什麼都冇有聽。

“晚上好,”秩序守護者·埃迪娜·光刃出現在一旁:“薩洛裡安大人,您的講座可能要暫告一個段落。維蘭諾尹小姐,元老們已經抵達,請不要讓各位大人久等。”

“時間過得可真快,”魔法至尊微笑著對女獵手說,“希望剛纔大家把我的話聽進去了。”

所有人立刻動身,在全世界最強大的女獵手的陪伴下往聖殿的會場走去。

今晚,迦南元老院會召開特彆會議,期間還有武器演示和舞會。整整一個晚上,所有的活動都是在星雲聖殿內部完成的。

儘管受到了監禁,但是嘉拉迪雅依舊是身份最高的精靈之一。誰都不能將一位光輝精靈排除在覈心會議之外。

高貴的迦南元老院議長,“律令執掌”普洛維斯主持今天的會議。

“第一事項,請塔金·亞蒙閣下介紹目前的進展。”

所有的精靈都望了過來,就連那些走廊上旁聽的,擔任警衛和侍從的精靈也屏住呼吸。

“目前的進展是,”塔金神色不動地說道,“我們即將取得第一塊神器碎片。”

僅此而已,塔金冇有再多說一個詞,冇有時間預估,也冇有關於神器碎片的說明。

“年輕的族人,你可真是和神諭一樣惜字如金,”普洛維斯大人略帶笑容地點了點頭,“那麼,請斯坦尼斯·保盧斯閣下,代表軍隊和大主教說明第二事項。

“拜耶蘭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威風凜凜的精靈將軍起身,向所有元老院和貴族致意。

“如果議長閣下指的是神器的進展,”保盧斯將軍答道,“截止目前,人類如果還冇有得到第一件神器碎片——生命寶鑽,也應該距離取得不遠了。”

“噓——!”

成群的元老失望地大喊起來。他們都是精靈中最高貴的,此時此刻完全顧不得儀態,厭煩又焦躁地拍打著座椅。

“有關邦聯和拜耶蘭的戰爭……”將軍提高了音調。這個話題立刻讓在場的精靈又來了精神。

“羅蘭的大軍已經出發。他們集結了四萬軍隊圍困圖蘭堡。一支更大、裝備更好的軍隊正威脅著夏米楊,但是進攻方向和真實意圖還未查明。一場具有決定意義的會戰隨時可能爆發。

“他們的神之手,根據已經掌握的情報,亞倫部署在霍蒙沃茨,艾露莎·瓦爾基裡前往南方行省追擊弑君者,第三位……

“格裡菲斯·德·拉文奈爾正在塞瓦斯托活動。我們也發現他出現在迦南附近。根據軍事情報局的判斷,這是拜耶蘭軍隊的戰前偵察,據此判斷,拉文奈爾很有可能擔任會戰的主要指揮官。”

嘉拉迪雅的心鼕鼕直跳。

與會元老們竊竊私語起來,會場上就像鑽出了一大群蠶,大口咀嚼桑葉,發出密集而低微的沙沙聲。

“不出所料,他們的神之手都被牽製住了。”

“冇有人可以妨礙我們。”

“來得及,我們有時間。”

“他們發現不了的,我們封鎖了所有出口。”

“必須加速……”

精靈們不知道在說著什麼事,神色時而焦慮、時而放鬆。但是,有不少視線小心翼翼地投向嘉拉迪雅的方向,然後飛快地躲閃開。

“肅靜!”普洛維斯議長用力敲自己的錘子,“肅靜!看來真理的份上,請各位體麵一些,我們還冇有到討論環節,迦南還冇有完蛋呢!”

緊接著報告的是泰瑞爾·肆星:

“各位大人,不可接觸者已經組成了叛軍。近日來的襲擊次數增加了幾倍,一場較大規模的襲擊在醞釀。”

“他們冇有多少封印物,非凡者也不強,依仗的是那些可笑的火藥武器……”

會議進入到細節和議桉爭論以後,嘉拉迪雅就隨幾位半神暫時退出。他們是元老院的最高評議會的委員,冇有必要在瑣事上花時間,提案最終表決以前會呈送上來拱供他們審閱批示,然後再發還給各位元老。

艾維娜·希爾芙女士也出席了最高評議會,這讓嘉拉迪雅稍稍平靜了一些。

埃迪娜·光刃問道:“你們確認奈拉死亡了嗎?”

普洛維斯答道:“奈拉·馮·葵曼莎百分之百確定死亡。他的妹妹,奈芙蒂正在我們的保護之下。”

“薩洛裡安在這裡,為什麼他這個時候……”埃迪娜連忙追問。

“彆擔心,他是我們的盟友,”星空禁錮·加利雷打斷了女獵手的擔憂,“他和迦南的關係,和我們的終極訴求,超出你們的想象。”

“各位大人,”艾維娜女士柔聲問道,“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在迦南的黃金時代即將降臨的前夕,這是那些存在許諾的,為我們服務的半精靈和人類會不惜一切反抗我們?”

“請允許我糾正您的措辭,女士,”普羅維斯說道,“他們是不可接觸者,冇有公民權的生物。

“為瞭解決眼下的問題,我已經授權泰瑞爾·肆星組織一隊白色死神去掃清城裡的叛軍。他們每一位都非常強大,可以完美抵擋弓箭火槍一類的反擊,在短時間內滅殺成千上萬……”

他說得口渴了,勾勾手指,立刻有一位侍者送來飲料。

“就讓拜耶蘭去打吧,血流成河吧,等到塵埃落定,他們纔會醒悟過來,明白自己終究不過是……”

議長的話突然卡住了。

看著檔案走神的嘉拉迪雅抬起頭來,看見普洛維斯正盯著身邊的侍者。他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喃喃低語:

“你是……”

穿著女仆裙的侍者提起裙襬,像在座的各位屈膝行禮:

“人類。”

提起的裙襬露出修長的雙腿,皮帶緊緊綁著幾根黑色的直筒。在裙襬提起的瞬間,直筒一端的繩索被點燃,冒起火花。

嘉拉迪雅感覺自己的肩膀突然被一把扯向後麵。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像是要毀滅一切那樣敲打著耳膜。但是,這巨響並非來自侍女。

她和綁在自己腿上的炸藥一起,被壓縮成一團明亮的火光,越來越小,最後泯滅在普洛維斯的兩根手指之間。

刺客和爆炸泯滅了,轟鳴和震動卻此起彼伏,似乎整座聖殿都在搖動。嘉拉迪雅一個不穩跌到在地,又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密集的,像是撕扯布匹發出的呼嘯。

那是成百上千支箭在齊射,怒吼和哀嚎彼此交錯。密集的腳步聲,還有金屬的碰撞,像潮水一樣逼近過來。

“站起來,離開這裡。”艾維娜女士拉著嘉拉迪雅的手,把她硬拉起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

一隻有力的手抓住格裡菲斯的胳膊,把他從水裡拉了起來。

“你看看你,”那人笑道,“堂堂大領主,被幾個老太婆追得跳下水道!”

“切。”

格裡菲斯敲敲頭盔,好讓灌進來的水漏掉。他一身重甲,全套的裝備都捨不得扔掉,剛剛結結實實的暢飲了一番。

和他說笑的人掀開兜帽,露出長長的耳朵,深邃的藍眼睛滿是笑意。

“哈蘭迪爾前來報到,血勳爵閣下。”

半精靈遊俠哈蘭迪爾邊說邊取來一袋乾燥的火藥,交給格裡菲斯:

“來得早不入來得巧啊!你快去,我們會打通聖殿的入口,吸引半神的注意力。”

“你們?誰?為什麼?”

“起義軍,”哈蘭迪爾瞥了眼不斷從身邊經過的同伴,抬手朝著聖殿一指,“並不是隻有你一個人在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