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女已經去了無無,葉辰不希望再看到魔祖無天,也去無無時空。

他隻想徹底斬殺魔祖無天,解決一個後患。

光明法王思索一會兒,腦後的命運之輪,緩緩轉動著,彷彿諸天萬界,一切種種的命運定數,他都能夠窺見。

他最終還是開口道:“我推算到魔祖無天,在一個叫隕神澗的地方,那隕神澗在天外天,是一處極為凶險之地,據聞神明進入其中,也有隕落的危險。”

“他就在隕神澗,等待無無時空的接引。”

葉辰心想,自己先去隕神澗,斬殺魔祖無天,再回紫煌仙宮,解決黑暗災變的事情,時間應該來得及,隻要速戰速決。

魔祖無天早被他擊敗了,就算現在元氣恢複,那也不是葉辰的敵手。

葉辰這段時間,大機緣連連,進步太快了。

如果叫現在的他,去對戰曾經的魔祖無天,一個眼神,就可以把對方殺死了。

他就無敵到了這個地步,在現實世界,已經幾乎冇有敵手了。

當然戰鬥的因素太多了,也不絕對。

他要殺魔祖無天,那是有十成十的把握。

“前輩,我知道了,多謝告知,我便去隕神澗一趟。”

葉辰道。

光明法王見葉辰已經決定下來,歎道:“那祝你好運了,輪迴之主,千萬不要掉以輕心,我不知魔祖無天背後的大能,到底是誰,但牽涉到尾獸,必定是非常可怕的人物,你務必小心。”

葉辰點點頭道:“是。”

當下,葉辰便辭彆光明法王,離開死魂界,重新回到了現實世界。

回到現實世界後,葉辰遠遠就看到,在紫煌仙宮的方向,烏雲籠蓋,雷電閃爍,暴風呼嘯,大雨傾盆,黑暗魔氣滔天,一副末日降臨的氣象。

“黑暗災變已經降臨了!”

葉辰吃了一驚,那股滔天的黑暗魔氣,有絲絲縷縷漫溢位來,擴散到整個現實世界,導致現實世界各處,天空都是昏暗的顏色,飛沙走石,非常恐怖。

現在擺在葉辰麵前的,有兩個選擇。

一是馬上去紫煌仙宮,對抗黑暗災變。

二是去隕神澗,追殺魔祖無天。

這兩個選擇,葉辰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立即就鎖定隕神澗的座標,破空而去。

他有絕對的信心,可以斬殺魔祖無天,速戰速決。

如此一來,他再趕回紫煌仙宮,時間還來得及。

虛空破碎,葉辰很快來到了隕神澗。

這隕神澗,山勢陡峭,河流幽深,環境清雅到了極致,但在山澗之中,卻倒插著一把古老的石劍,鏽跡斑斑,上麵佈滿了青苔,依稀有著亙古的劍氣縈繞著,透出強烈的殺伐之氣,令人不敢靠近。

從那強烈的殺伐劍氣之中,葉辰居然捕捉到了陀帝古神的因果。

還有雄霸家族家主,雄霸天的因果!

“這隕神澗,居然與陀帝古神、雄霸天有關!”

葉辰隱隱窺見了古老的天機,心中一陣震動。

在很久很久以前,陀帝古神打造出十尾,精神受到尾獸黑暗氣息衝擊,變得狂暴混亂,陷入瘋狂殺戮的境地。

他斬出一劍,差點就將雄霸天殺死。

那一劍,極其可怕,劍氣甚至破開了時空晶壁係,有一絲劍氣,斬落到天外天,斬出了這片隕神澗。

葉辰眼前的古老石劍,其實是陀帝古神當年,那一絲劍氣凝結,凝固出來的石劍。

整座隕神澗,依然帶有一絲古老的劍氣殺伐味道,如果不小心觸碰到,很可能會遭到陀帝古神意誌的襲殺,死無葬身之地。

“難道接引魔祖無天,去無無時空的大能,是陀帝古神嗎?”

葉辰眉頭緊皺,想推算背後的隱秘,但什麼都算不到。

他隻捕捉到,魔祖無天的氣息,的確就在這片隕神澗。

“滾出來吧,魔祖無天,我知道你在這裡。”

葉辰冷聲叫道。

他聲音落下後,一旁的森林中,走出了一個黑袍男子,長髮披散,眸光深邃,果然便是魔祖無天。

多日不見,魔祖無天氣息居然比起以往強大了,渾身透出的魔氣之中,帶有強烈的不詳味道。

這股不詳的氣息,葉辰隻在尾獸身上見到過。

“葉辰,伱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魔祖無天臉容扭曲,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隱藏在隕神澗,等待無無時空的接引。

萬萬冇想到,居然會被葉辰感知到,甚至追殺來這裡。

“是命運的指引。”

葉辰淡然開口,他並冇有說謊,他能找到這裡,的確是昔日“命運之輪”的指引。

“你個瘋子,真要斬儘殺絕嗎?”

魔祖無天凝望著葉辰,隻感到窒息。

此刻的葉辰,實在太強大了,雖說表麵修為,隻有天玄境九層天,但實際上,卻足以逆伐真神。

魔祖無天還是一個仙帝,並冇有登神,要是真打起來,他絕對不是葉辰的敵手,隻有被滅殺的下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