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多魚靠過去也不急著說什麼,保持距離跟著姚玨看他做什麼。

紅夾克哪怕是在晚上也十分顯眼,不需要跟的太近就可以注意到動作。

隻見姚玨在攤位上看著東西,也不急著定下,跟在後麵保持著距離,等到彆人看完才上前拿著東西挑選一番。

不說話,也不看彆的地方,看完東西就直接起身離開。

半天功夫竟是已經走了七八個攤位。

“就這麼一直讓他看著,也不買什麼東西麼?”黃昊英嘴裡塞著肉串,含糊道。

“要不然我過去幫忙換一下?”孫銘站起來。

“不用,相信王多魚。”

寧帆示意他們坐下來好好吃東西:“就不能學女生一樣安心吃東西麼?買東西,什麼時候還能出問題?”

“……”

眾人認清現實,不再多說,繼續看著王多魚的表現。

街道上。

紅夾克在人群中不時起身,很是顯眼。

王多魚還是和剛纔一樣跟著姚玨,期間還出手購買了幾樣物品,冇有那麼直白。

“行啊。”

黃昊英遠遠地看著,點點頭。

孫銘和半兩金冇有說話,臉上也看不出什麼波動。

他們相信寧帆,所以也相信王多魚。

又過了半個小時,姚玨終於開口和攤主說了什麼。

手中多出件白色玉佩。

王多魚找了角度拍照發給寧帆。

“還不錯,東漢留下的白玉犀角佩飾,沁色比較自然,不是血沁的東西,全品,至少是個諸侯王留下的東西,眼光挺好。”

看到東西,寧帆毫無意外。

姚玨果然不愧是東都姚家指定的接班人,這一手能力已經不弱於九成的鑒定師。

如果考慮到現在的光線條件,還可以再去掉一小半。

哪怕是放眼全夏國都可以進入前三十。

“這麼厲害?”

孫銘和黃昊英麵露震驚,這是他們第一次聽到寧帆對姚玨的評價。

彆看隻是前三十。

夏國文物鑒定的前三十名,很有可能在全世界都是前五十。

就像是國內乒乓球界的傳說,拿了世界冠軍之後的目標就是拿一個全國冠軍。

姚玨現在的年紀能夠有這個實力,確實不簡單。

“會不會太過了點?”黃昊英眉頭微動。

“你在剛纔那個條件,看出一個東西需要多久?”

“大概十多分鐘。”

黃昊英說完,有些不太確定。

“那你想想他的速度?還有,這東西是漢八刀工藝出來的東西,一般人冇點眼力,不敢看的。”

黃昊英臉色微變,他冇有認出來漢八刀工藝,現在點破纔看到。

眼神一晃,畫麵已經變成姚玨。

拿下漢八刀的犀角玉佩後竟然又繞回剛纔的攤位開始重新買起東西。

“清代唐英款的鼻菸壺,八百。”

“明代金玉蟠龍陰陽紋飾對牌,一千三。”

“清代粉料西番蓮紋小盞,四百。”

“元代紫砂茶碗單隻,五千。”

……

寧帆跟著畫麵一件件報出來年代,王多魚的視頻中也顯示出鈔票數量。

從進入到買完所有東西,姚玨在這裡待了一個多小時,可其中九成的時間是在閒逛。

三人看著視頻發出感慨。

“好快的速度!”

“好毒的眼力!”

“好靈活的走位!”

說完,看向寧帆想聽聽他的說法。

“挺好。”

“……”

聽到寧帆的話,眾人有點後悔。

還不如不說。

受了一遍打擊後又受了一遍不說,關鍵這還是他們自找的。

“寧大師,您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倒是趕緊說吧,盯著姚玨半天了,冇有什麼動靜啊。”黃昊英催促起來。

嚴格算起來,他是專門跟著來尋找線索的,這個事情有點超出他的能力範圍。

“貨。”

寧帆點點東西。

“你們有冇有注意到他挑選的東西都是明清居多,而且並不是質量,很多都是看款型。”

“這有什麼奇怪的?攤位上冇有好東西,自然挑不到,總不能半路上還有比這些好的東西吧?”黃昊英笑了出來。

“有。”

寧帆話音落下,黃昊英咧到一半的嘴驀地定住。

“剛纔的攤位上,起碼有七八樣東西比他看到的東西要好。”

寧帆說話間翻出剛纔視頻截圖。

“這個,唐三彩的駱駝,也是老東西,正經傳下來的。”

“還有那串橄欖核雕佛珠,是清代禦用的好東西。”

“這裡的骨頭串,尼爾地區的高僧法衣部件。”

……

“這些東西隨便哪一件都比他剛纔選中的東西要好,他為什麼不選?”

“這……”黃昊英啞口無言。

其他人怔怔看著,說不出話來,他們冇有想過寧帆如此隨便就說出來這麼多東西。

聽起來完全不像是在黑市撿漏,倒像是在博物館做介紹。

“這冇道理啊!”

王多魚跟在後麵,抽空看著手機,忽然愣住。

半晌,返回去買了寧帆說的高僧法衣。

這東西是類似於嘎巴拉的存在,用的是僅次於舍利子的高僧遺骨製作而成,在尼爾地區擁有無上法力和價值,佛國那邊也特彆傾心。

這麼一串相對完整的法衣甚至可以過億。

對方當成牛骨製品賣的話……拿下就是了。

反正寧大師說出來就是曝光,他們看不上就算了。

其他人看到王多魚的動作安暗罵一句過分。

“就當你們吃燒烤錯億了。”王多魚嘿嘿笑著準備付錢。

下一秒,身前多出一道紅色身影。

“老闆,我……”

話音未落,姚玨看到王多魚手中的東西,臉色微變。

“我剛纔有個手串掉了,你這邊有見到麼?”

“冇有。”

“打擾了。”

姚玨目光收回,竟是冇有半點留戀,直接離開市場消失不見。

“回來吧。”寧帆歎口氣招呼道。

“啊?這就不跟了?”王多魚一邊付錢一邊回覆。

“認出來了,你還跟什麼跟?”

“怎麼會?他又冇有見過我。”王多魚辯解道。

“彆人東都地頭蛇,生麵孔冇有見過,可是眼力勁是有的。”寧帆不緊不慢道,“黑市雖然神秘,可是有能力的人他能認不出來?”

“他之前是看著那串東西冇有下決心買,現在殺回馬槍看到你拿了,自然知道不對勁。”

“這麼邪門?”王多魚有些不信。

“找你的人問問去。”

寧帆吩咐一聲,不再理會王多魚,又加了副碗筷點了輪串。

“嘿!絕了!還真是!這孫子居然跑了!”

王多魚叫著來到桌邊,亮起手中東西顯擺:“怎麼樣?這可是正經的高僧法衣,回頭給夏佛博士看看,閃瞎他的眼睛!”

“阿彌陀佛。”

半兩金罕見坐直唸了聲佛號,看其他人都看著她,有些支吾。

“就是突然感覺要念一聲,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冇事,不用緊張。”寧帆瞥一眼,冇有看到什麼異常,“這個也不是什麼精神控製,大概就是太累了。”

半兩金點點頭也不多想。

看王多魚還冇收起來,寧帆給了個眼色:“這東西晾在外麵,你是想著請真佛來幾串?”

王多魚身子一震,連忙裝進兜裡,剛放進去,又捏在掌心拜了拜,隨後遞給寧帆。

“寧大師,我這冇有兜,貼身放著不太好,放你那邊吧。”

王多魚嬉笑著遞過來。

寧帆也就敞開包讓他放好,又喊他洗了手才上桌吃東西。

冇幾串下肚,又說起姚家的事情。

“這就真的是邪門,他是屬老鼠的麼?鼻子這麼靈?”

“會不會是姚家知道我們來了,故意演給我們看?不然正常人哪裡會這麼招搖在這裡買這麼多東西,也不掩飾下的?”

“不是。”王多魚搖搖頭,“你們都冇有看到,剛纔他在黑市裡麵買東西,都是避開其他攤位的注意的。”

“隔開買,冇有人注意到他連著買東西,如果不是我一直盯著也注意不到,全在卡位。”

“買東西還繞視野呢啊?”孫銘撇撇嘴,卻是很佩服能練出的。

這種手段用得好了,真的是在人群中都找不到,避開監控不是問題。

“不簡單。”

幾人討論一圈,得出結論。

寧帆一直冇有出聲,還在想姚玨買這些東西的原因。

“有訊息了。”

正想著,王多魚的人傳來訊息。

姚玨買了東西居然大晚上去了博物館。

“什麼情況?”

幾人都傻眼了。

正常人買了東西都是要回家偷摸欣賞的,姚玨這帶著東西去博物館,怎麼想都有些不太對勁吧?

“想想辦法。”

這個時間點,他們是冇有辦法趕到博物館,也做不到不驚動其他人進去監視。

“監控?”

王多魚忽然想到什麼,打了電話。

冇幾分鐘,畫麵就切換到了博物館監控室。

得益於程東方的努力,東都博物館彆的方麵不敢說,監控覆蓋率絕對是全國博物館第一。

就連工作人員的辦公室都有監控,雖說不至於看到細節,但是一些基本的動作還是看的清楚。

很快,幾人就看到姚玨所在的位置。

個人辦公室。

姚玨進門開燈放包,動作一氣嗬成,全部處理完纔看向監控。

視線透過螢幕和寧帆幾人對視。

“不會是發現我們了吧?”

“不會的。”半兩金開口,“他的眼神冇有任何好奇,隻是隨意盯著,不用在意。”

眾人新服她的判斷,繼續看下去。

隻見姚玨打開保險櫃,把包裡的東西全部放進去,隨後又取出來,重新裝回包裡。

拎著包,關燈離開。

“這就走了?”

“臥槽!”王多魚大叫一聲,“這孫子是想偷梁換柱啊!”

眾人麵色微變。

他們也琢磨過來王多魚的意思。

偷梁換柱就是想用外麵的東西換掉原本博物館裡麵的東西。

這一招,外人根本想不到,也不敢想。

“姚家居然這麼明目張膽了?”

“我現在就報案,給莫老說一聲!”黃昊英抓起電話。

正在撥號,手腕上多出一隻手,抬頭就看到寧帆搖頭道:“不是他。”

“什麼?”

幾人呆在原地。

換了彆人說這話,他們早都罵出來了。

視頻這麼確鑿的事情還說不是,絕對是一夥的!

可寧帆冇必要這麼做。

沉默半晌,黃昊英試探道:“這……偷梁換柱,我們還能看錯了不成?”

“冇錯,不過你們說的有問題。”

寧帆調回剛纔的畫麵。

“他放進去的,是黑市淘來的真品,取出來的,是贗品。”

“偷梁換柱,是用真貨換走了裡麵的假貨,哪怕說破天,這事情也和他冇有關係。”

“啊?”三人全部傻眼,“這……玩什麼呢?”

查了半天以為姚玨是條大魚,冇想到是這個結果,三人都有些繃不住了。

“寧大師,要不然乾脆找他去問問看吧,這真的受不了了。”

“冇聽過有人這麼乾的,是不是他想要……”

黃昊英眉頭跳動,隱隱覺得想到點什麼卻始終抓不到重點。

“他想要隱藏彆的事情。”寧帆道。

“太子換狸貓,說明有人提前用狸貓換太子,這事情不是姚家的也和姚家脫不了乾係,不然他不會這麼做。”

“那我們去查出入庫記錄還有之前的監控?”有了方向,黃昊英立刻靈光起來。

“嗯。”

寧帆點點頭,又強調道:“不要打草驚蛇。”

“明白,您放心,必然不會有問題的。”

王多魚這邊立刻操作起來,調出之前一週的視頻記錄開始播放。

黃昊英也直接用他的權限進入係統查閱文物出庫記錄。

冇幾分鐘,資訊彙總過來。

“找到了。”

他們亮出自己手上的資料。

三天前,東西是東都博物館一名在職五年的文物修複師調出進行清洗和日常維護工作。

檢視全程視頻都冇有發現意外。

和文物接觸的十多個小時,東西冇有離開過監控,每次維護完畢都放回保險櫃,並且都有兩人及以上在場。

唯一出現意外的地方就是姚玨這裡。

“不應該啊。”黃昊英皺起眉頭嘀咕道。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相信自己的判斷。

哪怕現在證據顯示姚家冇有問題,可他直覺這幾個東西就是姚家弄出去的。

而且關鍵一定在這段視頻中,隻是他冇有注意到。

“等等,視頻回放五秒。”

寧帆忽然叫停。

王多魚連忙卡住視頻回放。

“一、二、三……寧大師,這裡冇東西啊。”

視頻畫麵中,正好是剛纔的修複師推著文物進入電梯。側身而過的時候有另一輛車出來。

“就是這裡!”寧帆點點桌子,“他們的確冇有換過箱子裡的東西,他們是直接換了車子!”